2018第一百二十二期码报资料大全

為認定船舶推定全損而需考慮的船舶“修理費用”包含哪些內容?

發布時間:2019-06-14 10:27:03  來源:航運界     專家:鄭睿

一、 案件背景

2012年8月23日, “Renos”輪在紅海航行時,主機艙發生火災,船舶嚴重受損。船東在事故當天就迅速雇傭了救助人救助,救助協議適用并入了SCOPIC的LOF2011格式(“無效果,無報酬”)。船舶先被救助人拖帶到原定航程的卸貨港卸載貨物,之后又被拖至蘇伊士的錨地,救助服務至此結束。船東另行雇傭了拖輪在蘇伊士待命,等候拖帶船舶去修理地或拆船地。

船東投保的船殼險的保險價值為1200萬美元,而且船東還投保了價值為300萬美元的增值保險。火災是保單承保風險。  

2013年2月1日,船東以船舶修理費用超過船舶修復后的價值為由,向保險人發出委付通知,主張船舶已經推定全損。該案有兩個核心爭議焦點:第一,船東是否在合理時間內提交了委付通知;第二,船舶修理費用包含哪些內容。英國高等法院和上訴法院判決船東在合理時間內提交了委付通知,保險人認可了法院的該項判決。

因此,該案被上訴到最高法院時,爭議就僅集中在船舶修理費用的范圍。保險人主張在委付通知提交前已經產生的各種費用都不能被記為船舶修理費用。如果保險人的主張正確,船東支付給救助人的救助報酬、SCOPIC酬金、船東雇傭待命拖輪的費用及在蘇伊士產生的各種雜項費用均將被排除,在此基礎上,船東只能索賠部分損失。

但是,如果在委付通知提交前已經產生的各種費用應被記為船舶修理費用,保險人仍然主張SCOPIC酬金具有特殊性,在計算船舶修理費用時應被排除。因此,船東仍然有可能只能索賠部分損失。

高等法院和上訴法院均作出了不利于保險人的判決,即(1)委付通知提交前已經產生的各種費用應被記為船舶修理費用且(2)SCOPIC酬金不能被排除。

英國最高法院(合議庭一致意見)在2019年6月12日下達了終審判決The Renos [2019] UKSC 29,支持了下級法院的第一項判決,但推翻了第二項判決。
 
二、 法律分析

1. 委付通知提交前已經產生的各種費用是否屬于“修理費用”

《1906年海上保險法》(以下簡稱MIA1906)第60條第2款(ii)項規定:“當承保風險發生,使船舶受損,修理船舶的費用會超過修理后船舶的價值”,船舶推定全損。第61條規定:“當發生推定全損,被保險人可以將其視為部分損失,也可以把保險標的委付給保險人,把損失視為實際全損。”第62條第1款規定:“除本條另有規定外,當被保險人選擇將保險標的委付給保險人時,被保險人必須發送委付通知。如果通知未發送,損失只能被視為部分損失。”

綜合分析上述條文可以得出的結論是,除非保險人對委付通知棄權或者“當發送委付通知時,保險人已無獲得委付利益的可能”(MIA1906第62條第7款),否則被保險人提交有效的委付通知是其索賠船舶推定全損的前提條件。一旦保險人接受委付,法律就將視保險人既認可委付通知的效力又愿意賠償船舶全損。根據MIA1906第63條,委付成立后,保險人有權接管被保險人對保險標的的一切剩余利益以及與其有關的所有財產利益。

船東(被保險人)主張,第60條第2款(ii)項提到的費用就是保險事故發生后的所有費用,但保險人對此提出了質疑。他們主張,船舶損失是否構成推定全損,應根據有效委付通知提交的時間來決定,只有此時,保險合同雙方當事人的權利才變得具體而明確。船舶損失可能在某一時間構成推定全損,但是在另一時間卻不能構成,因為保險事故后發生的事件會使修復船舶的費用發生變化。被保險人在特定的時間必須選擇索賠部分損失還是全損,選擇時不應考慮已經發生的費用,因為這些費用屬于沉沒成本。被保險人只能在繼續支出費用和向保險人委付船舶之間作出選擇,因此,只有有效委付通知提交之后發生的費用能被能記為修復費用。

被保險人和保險人對于這一問題的分歧具有重要影響。實踐中,保險事故發生后,除非損失被專業人員評估,否則沒有任何人能肯定修復船舶究竟需要多少費用。通常而言,僅有在救助人將遇險船舶救助至安全的地點后,估損才能進行。保險人的主張如果能夠成立,則在很多案件中,為判斷損失是否構成推定全損,被保險人向救助人支付的報酬都將不作考慮。

英國最高法院認為,首先,從法律條文的文義看,第60條第2款(ii)項根本就沒有提到“委付通知”,即使保險人主張修理費用應當是“將來的費用”(future expenditure),“將來”的起算時點也難以確定。其次,從英國保險法的基本原理出發,保險人在保險合同下的首要義務是保護被保險人免受承保損失,一旦保險標的受損,保險人就違反了義務,需要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因此,船殼險保單下,保險事故造成船舶損壞時,保險人的賠償責任就已產生。當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間內,但在保險期間經過后損失才進一步發展,被保險人索賠損失的權利也不會受到影響。

根據MIA1906第56條第1款,保險標的損失要么是全損,要么是部分損失,除全損以外的損失均為部分損失。推定全損是一種用于確定賠償限度的法律制度設計。本質上,它是一種部分損失,但經被保險人選擇,在經濟效果上可以等同于全損索賠。財產保險中,被保險人對保險標的損失可獲賠的金額,通常是由于承保風險而導致的財產價值的貶損。例如,MIA1906第69條規定,如果船舶發生不屬于全損的損失,則船舶修理后,被保險人有權獲賠減去通常扣減意外的合理的修理費用;而當船舶未經修理且在保險期間內未按殘損狀態出售時,對未經修理的損害所產生的合理貶值,被保險人有權獲賠。因此,如果合理的修理費用超過修理后船舶的價值,則船舶對被保險人而言,在經濟上已不再具有價值,盡管船舶實際上并未全損。

總之,船殼險保單下,被保險人索賠保險損失的權利產生于事故之時,而非賠償限度確定之時。原則上,第60條第2款(ii)項提到的損失也應當自事故發生之時起計算。損失表現為船舶價值的貶損,直接反映為取回和修理船舶的全部費用。

上述結論并不會受到法律要求被保險人提交委付通知的影響。首先,即使在推定全損的情況下,被保險人也并非總是需要提交委付通知。MIA1906第62條就規定了兩種不需要提交的情況:保險人棄權或保險人不可能享有委付利益。委付通知是純粹為保險人利益而存在的,通知的目的是使保險人能夠做出對其有利的選擇。其次,MIA1906第61條下,在保險人選擇之前,推定全損就必須已經構成,在Robertson v Petros M Nomikos Ltd [1939] AC 371案中,英國上議院判決,委付通知并不是推定全損構成的前提條件,而僅是被保險人按推定全損向保險人行使索賠權的前提條件。所以,在該案中,當運費保險人僅在船舶構成全損時才有義務賠償運費損失時,船東未提交委付通知而僅按部分損失索賠的選擇也不會影響被保險人的索賠權利。

在古老的Hamilton v Mendes (1761) 2 Bur 1198案中,英法七年戰爭期間,“Selby”輪被法國的私掠船捕獲一周后,又重新被英國軍艦捕獲。被保險人同時獲知了兩則消息,意圖提交委付通知索賠船舶推定全損。Lord Mansfield認為,因為從未有任何證據表明船舶被初次捕獲后的損失是永久性的,所以船舶不能構成推定全損。即使船舶構成推定全損,被保險人也僅能索賠部分損失,數額是被保險人向軍艦支付的賞金。半個世紀后,在Bainbridge v Neilson (1808) 10 East 329案中,船舶在拿破侖戰爭中被捕獲后又被再捕獲,但再捕獲的消息在被保險人提交委付通知之后開始訴訟索賠之前才抵達被保險人。Lord Ellenborough認為,再捕獲“復原”(adeem)了損失,因此被保險人無法索賠推定全損。上述兩起案件判決的要旨是,根據損失補償原則,被保險人只能索賠提交委付通知時或起訴時的實際損失。但是,這并不會影響船舶推定全損在事故發生后即可成立的結論。

在The Blairmore [1898] AC 593案中,船舶在舊金山灣停泊時因風暴而沉沒,被保險人主張浮起并修理船舶的費用將使船舶構成推定全損,因而提交了通知委付向保險人委付船舶。委付通知之后,保險人自行承擔費用浮起了船舶。當被保險人訴請保險人賠償全損時,保險人抗辯此時僅存在部分損失,因為在船舶被浮起后,修復船舶的費用已經不足以成立推定全損。上議院判決保險人支付了浮起船舶的費用并不會使得損失成為部分損失,因為保險人不能通過無償承擔本應由被保險人支付且會在估算全損是否成立考慮的費用,從而要求免除賠償全損的責任。換言之,如果被保險人支付了浮起船舶的費用,這也不會減少他的損失,保險人承擔了這種費用,并不會產生不同后果。

綜上所述,在本案中,為確定船舶是否已經推定全損,“修理費用”應包括自“Renos”輪遭遇事故之后所有合理的救助和維護費用,以及將來的修理費用。
 
2. SCOPIC酬金是否屬于“修理費用”

本案中,一審法院查明SCOPIC酬金的數額約為救助報酬的一半,如果被視為“修理費用”,將對認定船舶損失到底是部分損失還是全損產生重要影響。在其他涉及化學品船或油輪事故的案件中,SCOPIC酬金的數額將非常高。因此,確定SCOPIC酬金對估算船舶推定全損的影響,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

為鼓勵救助人防止或減少海難事故對海洋環境的損害,1989年《救助公約》第14條確立了特別補償制度。但這一制度起初并未獲得成功,主要原因是特別補償計算復雜且第14條第3款中的“救助人……實際并合理使用設備和人員的公平費率”不包含利潤因素,救助方認為并不公平。在此背景下,1999年8月1日,SCOPIC條款被并入到LOF協議中,在協議雙方達成一致時,該條款將優先于公約第14條適用。現行SCOPIC條款為2011年版。

被保險人主張,SCOPIC酬金屬于第60條第2款(ii)項下“修理費用”,理由是這筆開支是其向救助人支付的報酬的一部分。被保險人為救助船舶,必須支付SCOPIC酬金,而只有被救之后船舶才能得到修理。保險人則主張某種開支是否屬于“修理費用”取決于這筆開支的性質。在性質上,SCOPIC酬金不可能是一種修理費用。

英國最高法院認為,先例已經確認,“修理費用”包括一些并未直接與修復船舶相關,而是先于修復產生的開支,包括救助費用、事故后合理的臨時修理費用和將船舶拖至修理廠的合理拖帶費用。第60條第2款(ii)項將修理費用和船舶修理后價值相比較的原因在于確定船舶在經濟上是否值得修理,因此,必要的修理前開支應當納入比較范圍。換言之,即使實際的修理費小于船舶修復后的價值,但如果這部分費用加上將受損船舶拖帶至修理廠的花費超過船舶修復后的價值,則船舶在經濟上也不值得修理。

前述所有必要的修理前開支的共同性質是開支的目的是為了修理船舶。但是SCOPIC酬金的支付目的則另有不同。它不是為了修理船舶,而是為了保護船東完全不同的利益,即船東對環境污染應承擔的潛在責任。如果船東先和A簽訂救助協議,又和B另行訂立協議,要求B在受損船舶附近水域安裝浮柵以防止或減少環境損害,則安裝浮柵的費用顯然不能被列入第60條第2款(ii)項下的修理費用中,該費用不可能被認定為必要的修理前開支。船東(即使他是謹慎的未投保的船東)雇傭一人還是兩人完成這兩項工作,與認定修理前開支的性質完全無關。

綜上所述,SCOPIC酬金不應當被列入第60條第2款(ii)項下的修理費用。
 

2018第一百二十二期码报资料大全 千里马计划软件时时 双色球的计划网站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秒速时时网站是多少钱 新疆时时三星和值走势图经网 360新疆时时走势图 七星彩开奖结果下载软件 快3三不同怎么买稳赚 pk10宝宝计划软件下载 澳门博彩骗局